图解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普选产生办法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发生方法的决议

  (2014年8月3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经由过程)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审议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2014年7月15日提交的《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7年行政长官及2016年立法会发生方法能否需要修正

休学的讲演》,并在审议中充分考虑了香港社会的有关看法和提议。

  会议指出,2007年12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经由过程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发生方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决议》划定,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的推举能够执行由普选发生的方法;在行政长官执行普选前的适当时候,行政长官须按照香港基本法的有关划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说明》,就行政长官发生方法的修正

休学问题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讲演,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肯定
。2013年12月4日至2014年5月3日,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局就2017年行政长官发生方法和2016年立法会发生方法进行了广泛、深入的公共征询。征询过程中,香港社会普遍希望2017年完成行政长官由普选发生,并就行政长官普选方法必需合乎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议、行政长官必需由爱护国家维护主权爱港人士担任等首要准绳构成
了广泛共识。对于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方法和2016年立法会发生方法,香港社会提出了各种看法和提议。在此基础上,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就2017年行政长官和2016年立法会发生方法修正

休学问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讲演。会议以为,行政长官的讲演合乎香港基本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说明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议的要求,片面、主观地反映了公共征询的情形,是一个积极、卖力、务虚的讲演。

  会议以为,执行行政长官普选,是香港专制生长的历史性进步,也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体制的重大变革,关系到香港长期繁华
不变,关系到国家主权、保险和生长利益,必需审慎、稳步推进。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源于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的划定,即“行政长官的发生方法按照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形和循序渐进的准绳而划定,终究
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专制法式提名后普选发生的目的。”制定行政长官普选方法,必需严格遵循香港基本法有关划定,合乎“一国两制”的准绳,合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地位,统筹社会各阶层的利益,体现均衡介入,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生长,循序渐进地生长合适
香港实际情形的专制制度。鉴于香港社会对如何落实香港基本法有关行政长官普选的划定具有较大争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正确实施香港基本法和决议行政长官发生方法负有宪制责任,有必要就行政长官普选方法的一些中心问题作出划定,以促进香港社会凝聚共识,依法顺利完成行政长官普选。

  会议以为,按照香港基本法的划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既要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卖力,也要对中央人民当局卖力,必需坚持行政长官由爱护国家维护主权爱港人士担任的准绳。这是“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的基本要求,是行政长官的法律地位和首要职责所决议的,是保持香港长期繁华
不变,维护国家主权、保险和生长利益的主观需要。行政长官普选方法必需为此提供相应的制度保障。

  会议以为,2012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立法会发生方法经过修正

休学后,已经向扩大专制的标的目的迈出了重大步伐。香港基本法附件二划定的现行立法会发生方法和表决法式不作修正

休学,2016年第六届立法会发生方法和表决法式接续合用现行划定,合乎循序渐进地生长合适
香港实际情形的专制制度的准绳,合乎香港社会的大都看法,也有利于香港社会各界集中精力优先处理行政长官普选问题,从而为行政长官执行普选后完成立法会全部议员由普选发生的目的发明条件。

  鉴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说明》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发生方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决议》的有关划定,决议如下:

  一、从2017年起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推举能够执行由普选发生的方法。

  二、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推举执行由普选发生的方法时:

  (一)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委员会的人数、构成
和委员发生方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长官推举委员会的人数、构成
和委员发生方法而划定。

  (二)提名委员会按专制法式提名发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部
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

  (三)香港特别行政区合资格选民均有行政长官推举权,依法从行政长官候选人中选出一名行政长官人选。

  (四)行政长官人选经普选发生后,由中央人民当局录用。

  三、行政长官普选的具体方法依照法定法式经由过程修正

休学《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发生方法》予以划定。修正

休学法案及其修正案应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局按照香港基本法和本决议的划定,向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提出,经立法会全部
议员三分之二大都经由过程,行政长官同意,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同意。

  四、如行政长官普选的具体方法未能经法定法式获得经由过程,行政长官的推举接续合用上一任行政长官的发生方法。

  五、香港基本法附件二关于立法会发生方法和表决法式的现行划定不作修正

休学,2016年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发生方法和表决法式,接续合用第五届立法会发生方法和法案、议案表决法式。在行政长官由普选发生当前,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推举能够执行全部议员由普选发生的方法。在立法会执行普选前的适当时候,由普选发生的行政长官按照香港基本法的有关划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说明》,就立法会发生方法的修正

休学问题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讲演,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肯定

  会议强调,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政策,严格按照香港基本法办事,稳步推进2017年行政长官由普选发生,是中央的一贯立场。希望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局和香港社会各界依照香港基本法和本决议的划定,通力合作,达至行政长官由普选发生的目的。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mueurop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