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亚航空被指试图阻止乘客在美索赔

遇难者眷属雇名状师行打讼事

  韩亚航空调动法令界资源试图阻止失事客机搭客在美索赔

  美国克赖恩惠勒状师事务所说,韩国亚洲航空公司214航班下降变乱3名遇难者的眷属已经招聘这家知名状师行署理索赔等法令事宜。除韩亚航空,失事客机制造商波音公司、旧金山消防局同样可能成为被告。

  韩亚航空调动法令界资源,展开公关,试图阻止失事客机搭客打讼事索赔。

  受益者署理人准备起诉

  克赖恩惠勒事务所成立于1950年,总部位于纽约市,专长空难诉讼,以为重大空难受益者署理闻名,其中包孕1988年泛美航空公司洛克比空难、1995年环球航空公司空难和2011年“9・11”恐怖袭击。

  路透社25日独家报导,事务所合伙人吉姆・克赖恩惠勒24日晚接受采访时证实,他将接办关联3名中国遇难学生以及12名中国、韩国、美国籍重伤搭客的诉讼,打算从此几周提出起诉。

  克赖恩惠勒事务所已经在网站上发布接受这一招聘的消息,说这家状师行正积极调查一切可能激发客机坠毁的缘由。

  因为一名中国遇难女生直接死因系遭现场救援的消防车碾轧,克赖恩惠勒24日要求旧金山消防局提供与应对这起坠机变乱相干
的文件、视频、照片和其他证据。

  旧金山市检察官办公室谢绝就克赖恩惠勒的要求置评。

  韩亚航空搭载16名机组人员和291名搭客的214航班6日在下降旧金山国际机场进程中撞击防波堤后坠毁,致3名中国学生遇难。按照美国法令,空难产生
后45天内状师不得自动联系受益者,但搭客能够自行求助状师。

  韩亚公关意图防止讼事

  与此同时,韩亚航空正调动其法令界资源,招聘洛杉矶康登与福赛思状师事务所复杂诉讼案件专家弗兰克・西兰,给约莫70名雇员组成的空难应对团队提供咨询。

  西兰帮忙这家航空运营商协调受伤搭客医疗费用领取、其他搭客的旅店房费和租车。上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把韩亚航空这些行为称为“人道主义”应对。

  一些失事航班搭客的署理状师忠告他们的委托人,不要被韩亚航空在变乱产生
后的援助“冲昏了头脑”。

  加利福尼亚州状师弗兰克・皮特为两名搭客署理,告诉路透社记者:“我担心,韩亚航空把预先援助作为公关机遇,(向搭客)发出信息,意思是我们是好人、你们能够同我们打交道,然后起头给‘不需要请状师’打基础……”

  西兰谢绝透露韩亚航空在变乱产生
后已经向搭客领取了若干补偿金。一些受益搭客署理状师以及路透社记者联络上的一名搭客说,韩亚航空尚未提出任何正式的法令解决方案。

  变乱产生
后,韩亚航空已经面对至少一起诉讼。西兰以及韩亚航空谢绝就这家航空运营商的法令应对策略置评。

  受益者在美诉讼难度大

  一些韩亚空难受益者的署理状师预计,一旦提出起诉,韩亚航空将尽量把讼事转移到美国以外打,缘由是美国法庭裁定的补偿金额通常比其他国家或地区高得多。

  这些状师说,韩亚航空可能援用
《蒙特利尔条约》,声称一些搭客或遇难者眷属没有资格在美国起诉这家韩国航空运营商。根据这项国际条约,惟独美国永久居民、在美国购置机票或把美国作为最终目的地的搭客能够在美国起诉韩亚航空。

  按照《蒙特利尔条约》,韩亚航空自动有义务向每名受伤搭客赔付约莫15万美圆。若是能够证实韩亚航空的过错导致变乱产生
,则能够索要更多补偿。

  一些法令专家说,韩亚航空倾向于把中国搭客的索赔退回到中国进行,美国搭客则可在美国索赔,对中国搭客是不公平、蔑视性的行为。

  若是非美国公民没法在美国起诉韩亚航空,能够尝试起诉作为第三方的美国企业,如波音公司。克赖恩惠勒说,他准备的诉讼将主要把波音公司列为第一被告。波音公司一名发言人谢绝回应这一说法。

  路透社报导,空难产生
时,旧金山机场一个名为下滑航迹的下降引导系统失灵。加州状师迈克尔・丹科为另一批韩亚空难受益者署理,说能够把机场列为诉讼工具。

  丹科还说,对遭消防车碾轧身亡遇难女生的眷属等潜伏
被告而言,必须“越过层层关卡”,才能成功起诉旧金山消防局如许的政府机构。为索要补偿,他们必须证实消防局当时没有遵循详细规程。

  美国国家交通安全局负责调查坠机变乱,预计约莫一年后公布调查报告。

  ■相干

  山西太原师生安然返来

  记者26日从太原市举办的媒体见面会上得悉
,韩亚航空失事飞机上的36名山西太原师生在结束美国游学行程后,除一名带队老师留在美国复查外,其余师生已全部于24日晚乘飞机安然抵达太原。留美带队老师预计30日返回。

  6日,韩国韩亚航空公司214航班在美国旧金山国际机场下降进程中产生
变乱。飞机上共有山西太原师生36名,他们分别来自太原市第五中学和太原市外国语学校。

  据太原五中带队老师、校党委书记席铁山介绍,空难产生
后,除多数师生有擦伤外,其余人员均无大碍。在征求学生和怙恃定见后,太原师生于11日起头了美国游学行程,其间参观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等世界级名校。

  回忆变乱:给带小孩的搭客让路

  人已经回来离去离去了,但那场空难却难以忘记。张同窗还记得,当时飞机还在海面上,但飞行高度较着偏低。“各人都觉得有点不对劲。”不久,第一次撞击产生
了,坐位
上方的氧气面罩掉了上去,周围的人都在惊叫。在一片惊叫声中,很快又产生
了第二次撞击。“再睁开眼时,上面的板子、氧气罐什么的都掉上去了。”各人晓得飞机失事了。张同窗和其他同窗赶紧往外逃。但在逃生进程中,他们还不忘保持秩序,还给带着小孩的搭客让路。

  张同窗从飞机右侧的废墟上跳了上去。就在各人往救护所在撤退的时候,飞机起头熄灭,而且听到了爆炸声。

  安全撤离后,一部分老师和同窗因受伤被送往病院。张同窗和他的火伴留在机场清点人数,并合营美国方面进行调查。

  “阅历了空难,各人似乎变得更加坚强,更加勾结了。”张同窗说,飞机出预先,同窗们之间相互
安慰,相互
激励,在失掉来自故国的关怀和问候时,更是倍感温暖。

  空难影响:坐飞机和大巴时心里发慌

  然而,恐惧并未从孩子们心里消除。张同窗说,在行程中,每次坐飞机和大巴,只要有颠簸颤动,就会感觉心里发慌。在回国坐飞机的时候,有的女同窗甚至两两抱在一起,直到飞机平稳下降后,各人才长舒一口气。

  更加揪心的还有这些学生的父母。其中一位孩子的母亲说,自己如今的心情是有喜有忧。“喜的是孩子们安然回来离去离去了;忧的是孩子身心还有很多不稳定因素。”这位怙恃同时表示,希望韩亚航空能够正视客观存在事实,妥善处理,给怙恃们一个满意的结果。

  据了解,空难事件产生
以来,韩亚航空公司与太原怙恃并无太多疏浚,只是询问是否需要做体检,同时让填写了行李丢失明细表。

  本版均据新华社电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mueuropa.com